【野玫瑰】小川未明






這回翻譯了小川未明小說身涯中一篇代表作,名字叫作「野玫瑰」。這篇故事是一篇反戰的作品,雖然沒有悲壯的戰爭場面,卻隱隱透出作者對年青人戰死沙場的婉惜和無奈。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故事。  

作品︰ 野玫瑰
作者︰ 小川未明
翻譯︰ 小說熊 (日本小說翻譯室)
原文︰ 青空文庫
http://www.aozora.gr.jp/cards/001475/files/51034_47932.html



一個較大的國家和一個比她略小的國家彼此互相接壤。兩國之間一直都相安無事,和平共處。

在遠離城市以碑石為界的這處邊界上,兩國分別只派遣了一名士兵駐守。大國的士兵是個老人,小國的士兵是個青年。

二人分別在碑石的左右兩邊值班。這地方是個異常寂靜的山頭,附近一帶鮮有旅客的身影。

最初二人還是互不認識的時候,因為還不知道對方是友是敵,所以並沒有好好交談。但在不知不覺間,二人卻慢慢相熟起來。這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的交談對象,所以感到無聊所致。再者,就是因為明媚的春光每天都長時間地照耀在他們頭上的緣故。 

在這處邊界之上,盛開了一株沒人培植的野玫瑰。這玫瑰由清晨開始就吸引著蜜蜂飛過來聚集。明快的振翅聲,在二人還在睡夢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夢境中讓他們聽到。

「喂!已經起床了麼?今天來了那麼多蜜蜂!」二人就像早已約好一樣,同一時間起床。來到外邊時,太陽已經爬到樹梢的上面,朝氣蓬勃地照耀著大地。


二人在出門去拿岩石間湧出的泉水漱口洗臉時,剛好相遇。


「早安,今天天氣真好。」


「是啊,今天天氣確實好。天氣好的日子,人也份外精神爽利。」


兩人就這樣地邊站邊說話。然後,他們抬起頭,觀看附近一帶的景色。雖然還是每天所觀看的景色,但每次觀看時,都有一份新的感覺。


青年最初並不懂怎樣下棋。但自從得到老人的指導以後,最近每個天朗氣清的下午,他們都會相對而坐,下起棋來。


起初,由於老人的實力遠遠較強,所以總會讓子給青年。不過到了後來,即使不讓子,老人也有敗給青年的時候。


這青年和老人都是品格良好,既正直又親切的人。二人在棋盤上雖然都是全力以赴,寸土不讓,但私底下卻又相處得相當融洽。


「哎呀,是不是要輸掉這局呢?我這樣一直地逃跑只是徒添痛苦,根本沒有勝算。如果這是真正的戰事,就是對我方的極大折磨。」老人邊說邊放聲大笑。
青年因為有望勝出這局而露出興奮的表情。他全力以赴,兩眼閃露光芒,向著對方的王將窮追猛打。


小鳥站在枝頭上高興地歌唱。陣陣的幽香從白玫瑰那邊飄送過來。

冬天,當然也會來臨這國家。當天氣轉冷時,老人開始惦掛著南方。

在南方,住了他的兒子和孫兒。

「還是早日告老回鄉好了。」老人這樣說道。

「假如你回去的話,就要換上一個陌生人來這裡。要是換來一個親切善良的人還好,要是換來一個愛分敵我的人就麻煩了。求求你再多留一段時間。春天反正很快就要回來。」青年說道。

終於,冬天過去,春天又再來臨。這時候,兩國因為某些利益衝突而引發戰爭。於是,一直以來每天都和睦共處的二人,赫然間變成敵我關係。這確實是件令人難以想像的事情。

「從今以後,你我便是敵我關係。雖說我已經年邁如此,好歹也是個少佐。如果取去我的頭顱,你就可以出人頭地。所以你還是快把我殺掉吧。」老人說道。

聽完這說話,青年露出驚訝的表情。「你在胡說甚麼?我為甚麼要與你為敵?我的敵人只可能是其他的人。戰爭正在遙遠的北方展開。我現在就要往那裡去戰鬥。」青年留下這句話就離去。

在邊界之上,就只剩下老人一個。從青年離開那天開始,老人每天都在茫茫然中度過。野玫瑰還是開著花,蜜蜂也是從早到晚聚集在一起。現在,戰爭正發生在遙遠的地方。無論如何留心傾聽,仰望長空,都聽不見炮火聲的同時,連灰黑的硝煙也無法看到。老人從那天開始,一直擔心青年的境況。每天都這樣地度過。

某天,有一位旅客經過。老人向他打聽戰爭的消息。旅客告訴他小國已經落敗,該國的士兵全都被宰殺掉,戰爭亦這樣地結束了。

老人心想不知青年是否也一同死去。在牽掛這事的同時,老人坐在碑石的基石上,垂下頭,不知不覺間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來。這時他感到遠方好像有很多人走過來。一看之下,原來是一列軍隊。然而,乘著馬匹指揮他們的人正正就是那個青年。整列軍隊非常寧靜地沒發出一點聲音。軍隊在老人的面前經過。青年默默向老人行了敬禮,並嗅了嗅那朵玫瑰花。


老人想說甚麼之際就醒過來了。原來是一場夢。之後的一個月,野玫瑰花凋謝了。那年的秋天,老人告老還鄉,回到南方去。
 

延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