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蟹合戰】芥川龍之介




(由於這篇文章是改篇自「日本五大昔話」中同名的一篇古代民間故事,所以希望大家在閱讀本文章以前能先抽空閱讀相關的民間故事。假若大家沒空搜尋,不妨看看小弟先前在FACEBOOK專頁上分享過的以下連結。http://amane1224.pixnet.net/blog/post/173546578


明治維新以後,政府為了提防武士叛亂,對一直以來地位崇高的武士作出強力的壓制。隨著武士地位日趨息微,昔日主宰日本人價值觀的武士道精神亦被蹂躪得體無完膚,取而代之的是從西方急速引入的各種社會、文化、法律及政治制度。芥川通過這篇文章,闡述了當時西方思想對日本傳統思想所帶來的衝擊。

不過,當讀者以為這些都是由於不可抗力的歷史洪流所帶來的衝擊時,芥川卻指出無論是武士道精神還是西方傳入的思想,對當權者而言,都不過是藉以箝制國民的思想和行為,一種換湯不換藥的手段。

一篇跨越時空寓意甚深的作品,希望大家喜歡。


作品︰ 猿蟹合戰
作者︰ 芥川龍之介
翻譯︰ 小說熊 (日本小說翻譯室)
原文︰ 青空文庫
https://www.aozora.gr.jp/cards/000879/files/140_15196.html


從螃蟹手上奪去飯團的猴子最終遭受到報復。螃蟹聯同石磨、蜜蜂和雞蛋把猴子這個仇敵殺掉。―― 關於這故事,在此我就不多說了。只是猴子被殺以後,以螃蟹為首一行人的遭遇,卻有交代清楚的必要。這是因為民間傳說中,這部分可是完全沒有被記載。

不單沒有被記載,還儼然說螃蟹已經回到洞穴、石磨回到廚房一角、蜜蜂回到屋簷上的蜂巢、雞蛋回到盛著穀糠的桶子,然後繼續平安大吉地生活下去。

不過,這都不是實情。他們在報仇以後就被警察抓住,一個不留地送進牢房。經審判以後,主犯螃蟹被判死刑,而石磨、蜜蜂和雞蛋等共犯則被判無期徒刑。對於只讀過民間傳說的讀者而言,或許會驚訝於他們的遭遇。然而,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無容置疑。

根據螃蟹所講,他用飯團跟猴子交換柿子。但猴子沒有給他熟柿子,卻只給他生柿子,而且還向他投擲柿子打算傷害他。然而,螃蟹和猴子之間其實並沒有訂立任何交換物件的契約。即使不計這點,所謂用飯團交換柿子,其實也沒有要求對方必須交付熟柿子。至於最終被人用青柿投擲,也沒有足夠証據顯示這是對方存心所為。所以替螃蟹辯護,向來以雄辯滔滔而享負盛名的某大狀,除了向法官求情以外,似乎也沒有別的計謀可施。大狀一邊拭抹螃蟹吐出的氣泡,一邊同情地說︰「你還是死心好了。」但這個「你還是死心好了。」究竟是對於死刑的判決而言,還是對於已經繳付給大狀的巨額費用而言,那就不得而知了。

除此以外,報章雜誌上的輿論,也沒有一方同情螃蟹的遭遇。螃蟹殺掉猴子只是出於私怨。而這私怨也只是因為自己的無知和輕率,導致被猴子佔便宜而產生的怨恨。在這個優勝劣敗的社會中,如此解決私怨的人,不是愚蠢的就肯定是發狂。―― 似乎不少人都作出了這樣的論述。實際上,某個身為商會主席的男爵也很認同以上見解,他認為螃蟹殺掉猴子這行為多少也受到近來流行的危險思潮所影響。也許由於這原因,在發生螃蟹仇殺事件以後,聽說某男爵除了僱用保鑣以外,還飼養了十頭鬥牛犬。

螃蟹仇殺事件在所謂學者之間,也完全沒有獲得正面評價。身為大學教授的某某博士以倫理學觀點分析,認為螃蟹殺掉猴子只是出於復仇意志,而復仇本來就難以稱之為善。除此以外,某個社會主義的思想領袖亦認為由於螃蟹對柿子或飯團等私有財產的渴求,石磨、蜜蜂和雞蛋很可能也抱持著反動的思想,說不定這些都是因為國粹會(譯者註︰日本某個暴力團體)在幕後推波助瀾所致。另外某佛教宗派宗師認為螃蟹不懂我佛慈悲的意思。只要學會慈悲,即使被人用青柿投擲,也可以用憐憫心代替嗔恨來面對猴子的所作所為。他還說那怕只是一次,也想對方聽聽自己所說的法。除此以外,―― 雖然絕大部分作出評論的名人都不贊同這宗螃蟹仇殺事件。但是,當中某位酒量如江海的詩人代議士卻願為螃蟹一吐冤屈之氣。代議士認為螃蟹仇殺事件完美體現武士道精神。不過,這種與時代脫節的論述根本就沒被人聽進耳裡。不僅這樣,據某報章所刊載的軼聞,代議士數年前遊覽動物園時因為被猴子射了一泡尿,所以為此抱憾終生。

對於只讀過民間傳說的讀者而言,可能會為螃蟹的悲慘命運而落淚。但是,螃蟹之死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為此而深表同情的人,也不過是婦孺之輩的感情用事。天下人都認定螃蟹死有餘辜。而事實上,在行刑當晚,裁判官、檢察官、大狀、獄警、劊子手和死囚教誨師等人都熟睡了四十八個小時。而且,聽聞他們都夢見天國的大門。而根據他們所言,天國就像跟封建時代城郭相同的一所西式百貨公司。

至於螃蟹死去以後,他的家庭又起了甚麼變化?就讓我順帶一提吧。螃蟹的妻子當了一名妓女。這究竟是因為貧困,還是因為與她個性相投所使然,這就不得而知。螃蟹的長子在父親死去後,套用報章雜誌的說法就是「幡然悔改」,聽說他現在還當上了某家證券公司的經紀。這只螃蟹有時為了吃同類的肉,會把受傷的同伴引進自己洞穴內。克魯泡特金在「亙助論」中就以這螃蟹作實例說明就算是螃蟹也會照顧和關懷同類。螃蟹的次子當了名小說家。因為是小說家,所以除了男女情愛之事就甚麼都不管。他只會拿螃蟹父親做例子,不負責任地嘲諷一番,說甚麼「善惡同源」之類的話。螃蟹的三男是個傻瓜,所以除了做回螃蟹以外便甚麼也做不來。有一次,當他在路上橫行時,看見地上有一只飯團。因為飯團是他最喜愛的東西,所以他用大鉗拿起獵物。這時,高高的柿樹上有一只猴子在樹枝上捉蝨子――以後事態的發展就不用我多說了。

總之,和猴子鬥爭,到最後螃蟹都必定會遭到天下殺害。我欲寄語天下讀者,可知諸君自身大概也不過是螃蟹之輩。

(大正十二年二月)


全篇完

快速連結

芥川龍之介 其他作品
日本小說翻譯室 文章目錄
日本小說翻譯室 Facebook 專頁

延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