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葡萄】(一) 有島武郎



這回為大家翻譯的是一篇名字叫「一串葡萄」的文章,作者是白樺派的重量級人物有島武郎。白樺派是日本現代文學的其中一個重要流派,創作風格偏向人道和理想主義。代表人物有武者小路細篤,志賀直哉和有島武郎等人。

曾幾何時,我對這流派的作品頗為著迷。閲讀他們的作品時就像在乾涸的沙漠中看見海市唇樓,又或是在寂寞的晚上夢遇已經逝世的摯親一樣,雖然不是真實,卻為自己帶來短暫的慰藉。

小弟將會根據原文的分章把全文分成三次發佈。今天先放上較短的第一章,希望大家喜歡。 


作品︰ 一串葡萄(一)
作者︰ 有島武郎
翻譯︰ 小說熊 (日本小說翻譯室)
原文︰ 青空文庫
https://www.aozora.gr.jp/cards/000025/files/211_20472.html

 
(一
小時候,我很喜歡繪畫,學校位於橫濱的山手區,是到處住滿洋人的城區,而學校的老師也大多是洋人。我上學或回家的途中總會經過一旁建滿旅館和洋行的海旁大道。每當我站在海旁大道眺望遠方,都可以看見一艘又一艘的軍艦和商船遍佈在碧綠的海上,縷縷的灰煙從煙囪上冒出,無數的萬國旗從一支桅桿掛到另一支桅桿,漂亮得奪目耀眼。我經常站在岸邊環顧周圍的景色,回家以後,便想把仍然留在腦海中的景色繪畫得漂漂亮亮。但是,無論是清澈海洋的藍色,還是白色帆船近水面處的洋紅色,我的顏料都無法好好地把顏色呈現。儘管我一次又一次地畫,始終無法畫好當時的顏色。

我驀地想起學校裡友人的顏料。那友人是個洋人,比我大兩歲,身形高大得要抬頭來看。那孩子叫吉姆,他的顏料都是上等的舶來貨。在輕巧的木盒中,十二支顏料像小墨條一樣壓成四四方方的排列成兩行。當中的藍色和洋紅色更是美麗得驚人。枉費吉姆身形高大,畫卻繪畫得異常差勁。不過,只要他用上那些顏料,即使再差勁也給人漂亮的錯覺。我對此羨慕不已。心想假若擁有那些顏料,我就能呈現出逼真的海洋景色,於是也對自己那些質素不佳的顏料心生抱怨。從那天開始,我就極其渴望得到吉姆的顏料。儘管這樣,我卻總是膽小不敢求爸爸媽媽買給我。顏料的事情就這樣地不斷縈繞在我心頭許多天。

現在已經忘記了事情是哪時候發生,大概是秋天吧。這是因為當時正值葡萄成熟的季節。那天是冬天來臨前,經常可以讓人望穿萬里晴空的秋天的某一天。我們和老師在一起吃便當,雖然是享用便當的時間,但是我的心情卻沒法安穩。即使是當天的天空,在我眼中也顯得陰沈晦暗。我獨自沉思。假若當時有誰注意我,肯定會發現我的臉色很不好。我實在無法忍受對吉姆顏料的渴望,胸口感覺陣陣絞痛。心想吉姆必定知道我的心中所想,於是偷瞄了他一眼。只見吉姆假裝甚麼也不知,跟坐在他身邊的同學聊天說笑。他們的笑聲就像知道我心中所想而發出。他們就像在說:「看,那日本人肯定想把我的顏料拿走。」我的心情糟透了。不過,吉姆愈用那懷疑的眼神望我,我就愈渴望得到他的顏料。



第一部份完

快速連結
一串葡萄 (一)
一串葡萄 (二)
一串葡萄 (三)完

延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