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收據】(一) 江戶川亂步

兩分銅錢 推理小說


1923年,推理小說大師江戶川亂步在「新青年」雜誌上發表了他的處女作「二分銅錢」,結果大受歡迎,從此開展了他的寫作生涯。今回為大家翻譯的是他同年發表的第二篇推理小說,名字叫「一張收據」。

全篇將會分成六個部份發佈。今天放上第一部份,希望大家喜歡。


作品︰ 一張收據(一)
作者︰ 江戶川亂步
翻譯︰ 小說熊 (日本小說翻譯室)
原文︰ 青空文庫
https://www.aozora.gr.jp/cards/001779/files/57182_60051.html


(上)

「這件事我也略有聽聞,因為始終是近來的一宗大事。現在社會上都有不少人在談論此事。不過,我知道的應該不及你詳盡。請問可否說一些給我聽?」

青年紳士一邊說,一邊把滲出血水的肉塊送進嘴裡。

「那我就說一些吧。侍應生,給我們添些啤酒。」

跟青年紳士說話的青年雖然外表端正,卻荒唐地長了一頭不太相稱、毛茸茸的頭髮。他說出以下的話來。

「時間是大正 ○○ 年十月十日清晨四時,地點是 ○○ 城外富田博士大宅後面的鐵路。這就是事件的舞台。上行的第號列車打破冬天破曉的寂靜(不,應該是秋天。算了吧,反正也沒啥關係),全速行駛。突然響起了刺耳的汽笛聲,列車同時間也被緊急剎停。在沒完全停下以前,列車輾斃了一名婦人。我到過事發現場。畢竟是人生中第一次遇上的事情,所以實在不太好受。

那婦人就是話題中博士的夫人。由於車長緊急通報,警察來到現場。圍觀的人也聚集起來。有人把事情告知博士一家,於是博士和傭人都吃驚地趕往現場。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時,就如你所知一樣,因為遊玩來到城裡的我慣常在早上散步,剛巧經過事發現場。這時,驗屍程序正要開始。一名看似法醫的男人簡單地檢驗了屍體的傷口,然後屍體就被人用擔架運回博士大宅。在圍觀者眼中,事件就是這樣簡單地結束。

我親眼目睹的只有這些,以後要說的,都是從新聞報導得知或是自己的推斷,所以也請你懷著這樣預期來聽。根據法醫觀察,他從屍體右邊的大腿上方被割斷推斷出死者確實是被輾死的。至於事件發生的原因,最主要的線索是來自死者的衣袋裡的東西。那是夫人留給博士的遺書,意思大略是︰『因為長年肺病,讓我痛苦不已。同時也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少麻煩。我已經沒法再忍受下去,所以決定尋死。』這件極其平凡的事情,假若沒有那位名偵探的出現,故事便要這樣結束,而報章上時事新聞版的一角也只會刊載一篇細小的報導,指博士夫人因為厭病輕生。幸虧有這位名偵探,今天大家才有這麼精彩的話題。

那個備受報章高度讚揚的刑警黑田清太郎,依我淺見,也不過是個罕有的男人,平素愛讀一兩本偵探小說的傢伙而已。那男人仿傚西方翻譯偵探小說的情節,像狗一樣伏在地上,一邊爬行一邊嗅著附近的氣味。他走進博士的大宅,向主人和僕人問了些問題,又拿出放大鏡搜尋每個房間的所有角落。然後,走到長官面前說︰『有些地方,我們必須多加調查。』然後,大家雀躍起來,首先決定把屍體拿去解剖。在大學醫院內,經某某博士的執刀解剖,證實黑田名偵探的推斷。有跡象顯示死者被輾斃以前曾經服食一種毒藥。也就是說,某人預先用毒藥把夫人殺死,再把屍體搬到鐵路上。表面假裝成自殺,其實卻是一宗可怕的謀殺案。當時報章用『犯人究竟是誰』的熱烘烘標題成功燃點起大家的好奇心。警察長官也命令黑田刑警成立一個特別調查小組調查事件。

往後,刑警煞有介事拿出以下的證物來。第一是一雙皮鞋,第二是利用石膏套取的腳印,第三是幾張皺褶的廢紙。憑這三件證物,這男人認定夫人不是自殺,而是被殺。而殺人兇手更是夫人的丈夫富田博士。你說怎樣?是不是蠻有趣?」

說話的青年露出狡猾的微笑望向對方的臉。然後,從內袋拿出一個銀色的煙盒。以非常純熟的手法掏出一支「牛津」香煙,錚一聲再合上盒蓋。

「對了。」聆聽的青年為對方擦火柴點起香煙,同時間說︰「你所說的我大略都知道。我想知的是那叫黑田的男人究竟怎樣找出兇手來的。」


第一部份完

快速連結

一張收據(一)
一張收據(二)
一張收據(三)
一張收據(四)
一張收據(五)
一張收據(六)完

江戶川亂步 其他作品
日本小說翻譯室 文章目錄
日本小說翻譯室 Facebook 專頁

延伸連結